• <rp id="lkakd"></rp>
    <dd id="lkakd"><noscript id="lkakd"><dl id="lkakd"></dl></noscript></dd><button id="lkakd"><acronym id="lkakd"><kbd id="lkakd"></kbd></acronym></button>
  • <tbody id="lkakd"></tbody>
  • <rp id="lkakd"></rp>

  • <dd id="lkakd"><track id="lkakd"></track></dd>

    <em id="lkakd"></em>

    <progress id="lkakd"><big id="lkakd"><noframes id="lkakd"></noframes></big></progress>

    <label id="lkakd"><object id="lkakd"><input id="lkakd"></input></object></label>
  •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拍賣專題

    1058萬成交,“冬心硯”創文人硯拍賣紀錄!
    時間:2020-08-11 10:07:11  作者:西泠拍賣  來源:西泠拍賣





    我們反而會在每個春天都想起他,

    包括這一個最特殊的。


    在春天想起這個抱著冬心、宣稱恥春的怪人(金農自號恥春翁),

    想起這個脫離技巧自由表現的佼佼者。


    一直以來有種奇妙的幻覺。

    金冬心究竟是歷史上真實的藝術家,

    抑或是一個文藝史中被不斷描繪的大主角。






    ▲2020西泠春拍 
    清 · 金農、康燾銘稽留山民畫梅第二硯
    銘文:1.稽留山民畫梅第二硯。印文:冬心先生
    2.紙窗竹屋亦堪夸,筆硯精良處士家。農有薄田百廿畝,春來徧種好梅花。印文:金
    硯盒銘文:百硯翁五十四歲小像。天篤山人康燾寫。印文:石舟
    出版:《張廷濟硯銘底稿及硯拓冊》,清代拓集。
    說明:配康燾繪金農五十四歲小像紫檀木天地蓋。
    13×10.1×4.3cm



    銘者簡介:金農(1687一1763),錢塘(今杭州)人。清代著名畫家、揚州八怪之首。字壽門、號司農、吉金,冬心,又號嵇留山民,曲江居士。金農有硯癖,藏佳硯一百二十方,世稱“冬心硯”,自號“百二硯田富翁”,又有百二硯田富翁自用印。他善制硯,也借硯抒懷,“平昔無他嗜好,惟與硯為侶,貧不能致,必至損衣縮食以迎之。自謂合乎歲寒不渝之盟焉。石材之良美惡,亦頗識辨,若親德人而遠薄夫也?!?/span>

     

    康燾,字逸齋,一字康山,號石舟,晚號天篤山人、蓮花峰頭不朽人、茅心老人、荊心老人,錢塘布衣。為雍正、乾隆年間畫家,以人物畫著稱,承明代仇英、尤求白描傳統,用筆工整,形象靜逸。金農《冬心齋硯銘》記有《康石舟硯銘》:“日初出,雞子黃,一夫不改其耕而天下康。天下康,田與桑?!?nbsp;



    西泠拍賣印硯部


    征集電話:0571-87886968

    郵箱:yyb@www.terrybains.com

    ———— / 征集范圍 / ————

    名家篆刻 珍品田黃 印石佳品 珍本印譜

    名家藏硯 歷代名硯 歷代硯譜 古墨等





     

    三朝老民像贊:在野勝似在朝

    袁枚《小倉山房詩集·題冬心先生像》中說:“彼禿者翁,飛來凈域,怪類焦先,隱同梅?!?忽共雞談,忽歌狗曲,或養靈龜,或籠蟋蟀”。金農的迂怪事跡散見于《國朝畫征錄》、《墨林今話》、《揚州畫舫錄》、《文獻征存錄》、《桐陰論畫》、《國朝詩人征略》、《國朝書人輯略》…...



    我們知道或者不知道的,直到近代汪曾祺先生還在小說稿中,以金農式的幽默開了他“蘇伐羅吉蘇伐羅”(金農自取的梵語名字,意為金吉金)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。





    人物畫家康燾,為好友冬心先生作下這幅小像,轉刻于硯蓋之上。畫中的“百硯翁”纖手拈須,布衣裝扮,神態自若,時年五十有四。金農一生經歷康雍乾三朝,首次入仕的期待因為老師何焯下獄而失路;雍正十三年重開博學鴻詞科,吳興知縣裘魯青向節鉞大夫帥念祖舉薦金農應科,卻因雍正帝駕崩停輟;乾隆元年,金農五十歲,博學鴻詞科又得重開,裘魯青再薦,金農一無所獲,顧首南歸,自此常以處士自喻。



    有趣的是,“金冬心”既是一個創作者,也是文藝史上不斷被創作的對象。不僅別人用他來創作,金農本人也用。文以誠在《自我的界限:1600-1900年的中國肖像畫》中談到,從紀實人像到“角色”的誕生,重要的是情境的描繪。相比忘年交羅聘給金農畫的一些寫真(包括非常有名的那幅其睡夢中偷拍式的作品),此硯蓋上的小像,則類似于黃裳先生所得雍正刻本《冬心先生集》前的冬心先生小像,端莊平淡,形象絲毫并不像袁枚筆下那么怪,這應該是金農本人認可的“冬心”。這種仇英式的白描背后,卻是有情境的。



    這個情境,當然來自于金農本人題寫的硯銘。




    三體文人長術:硯銘作為一種文體


    “紙窗竹屋亦堪夸,筆硯精良處士家。農有薄田百廿畝,春來徧(遍)種好梅花?!?/span>

    這便是情境。紙窗竹屋、筆硯精良的處士之家,代表著“在野性”。梅花的好與壞,也就是宮野之別。金農是只畫野梅,不表宮梅的?!霸谝靶浴贝砹酥黧w背后襯托著更大的環境,一種生命力需要依托的環境。明清之際,文人畫主體地位確立,人們對題款的重視程度甚至超越了對技法的尊崇,品評學養格調的權重加大,從吳門、四僧到八怪發展為極致。





    金農擁有著足以炫技的文學能力。二十歲即得毛奇齡賞識。他的《自作三體詩》用五、六、七言絕句作同一題,是真本事。詩文似歌似謠,得古樂府遺意,上可信手拈來地用典,下可隨心所欲把民謠改編,興致來了自譜曲詞,還非得給寵物西洋狗取名“阿鵲”。


    硯銘,則是他在格律之外的一種自由體寫作。清代“文字獄”文化壓力下,智慧的文人總不能在創作中自施禁錮?!抖凝S硯銘》在雍正十一年付雕,可見有傳之后人之意,有韻無韻,散整結合,且多有反映民生之作。金農生活在清代前后交替之際,學術大環境是經學上摒棄了明代推崇的宋學,復興漢學,確立了考據的學風。通過對金石碑版的收藏和鑒賞,金農建立起一套題畫、銘贊文字系統,但毫無學究氣。他以一系列純凈的、值得玩味的言說,切中讀者心智,為某種歷史的缺失提供注釋。


    乾隆二年金農《跋林吉人硯銘冊》云:“三十年最癖于硯,自履所至,作韻語品定者百余種,為人銘(者)十之七,為己銘者十之三”。無論是為他人作,還是如這一方自留硯,金農對于硯銘的創作,都是高度自覺的,絕不為了補白草草應付。


    在金農那里,“農有薄田百廿畝”的田,即硯田,雖薄,但潛藏無限可能。這些奇幻的、施加了銘刻的書寫工具,期待新思想來駕馭,來澆灌。金農嗜硯,亦不避諱商業推廣,號“百二硯田富翁”。金農、丁敬、高鳳翰、黃樹轂皆有硯癖。借用誠品書店式的文案——“沒有商業,藝術家不能活。沒有文化,藝術家不想活”,磊磊落落皆賢良。





    考據學的興盛為金石學、文字學的興起帶來了契機,深藏書法“復古”思想的潛流。與銘文匹配的硯銘的書法,也少不了“不要奴書與婢書”的變革思想。從一系列西泠拍賣往屆呈獻的精彩拍品中,我們得以發現金農書法在董、趙之外,自我生長出幾種典型的樣貌,也可讓此硯硯銘在整個金農書法風格系統中找到相應的坐標:


    八分隸書。金農稱“吾師”者有二,何焯先生以及《華山廟碑》,二位老師或許是合一的?!叭A山片石是吾師”,他在三十以后開始臨習,終老不輟。在學《華山廟碑》的同時,對鄭谷口隸書的學習也沒有放松過,今古融合,寫出有自己意味的隸書。



    金農臨華山廟碑


    此硯銘文即金氏寫經體楷書,字形大小相間,章法錯落有致,如音樂一般抑揚頓挫。其風格來源為古代佛門抄經體,可參照五世紀古吐魯番寫經本,在金農的詩集中也多次提及賞鑒古寫經本,如“法王力大書體肥,肯落人間寒與饑”。這種肥體寫經書法吸收了木刻版字的特征,其所發生的時間段,即小像邊跋提示的在五十歲左右,又參以華山廟碑的用筆,有小楷的結體。



    大小相間的寫經體



    至晚歲,他將肥體易瘦,與其楷隸作品之用筆相互滲透,楷隸之作用筆勻平,橫豎粗細一致,金氏漆書經典的倒薤撇法在此并未出現。


    用筆勻平的楷隸、倒薤撇法的漆書、行草信札,亦有自身樣貌。




    三種生命狀態:稽留與昔耶,存在與時間

     
    按照青木正兒的分法,金農生平分三個階段:在鄉時代,漂游時代,頤養時代。此方“冬心硯”則代表了漂游時代的尾聲。


    金農號稽留山民、昔耶居士。這些名號展示了對時間性的強調。金農其長年來“遍走齊、魯、燕、趙、秦、晉、楚、粵之邦”,畫無專師,僅梅花就學白玉蟾、辛貢、王冕、石門、揚補之、湯叔雅等,不為摹寫其形,旨在追想古人;對“石文自五鳳石刻,下于漢唐八分之流別,心慕手追,私謂得其神骨”。




    人生是短暫的稽留,旅泊暫寄,什么是永恒的呢?梅花是被冬心寄寓希望的永生花。在金農眼中不是梅花不合時宜,而是春天不合時宜。遍種梅花不負冬之心,偏偏在春天代表起“去存在”的種種可能性!



    在金農熟悉的整個金石大文化系統和學科背景下,石,以自身接近永恒的特質,給梅以藏根之處,使她落瓣不沾塵埃。那些珍貴的銘贊,是一個“無有之人”在烏有之鄉寫下的、需要人們用心辨認的詩句。有時僅僅是為了生計,卻維護著宇宙的秩序(改自詩人西川致博爾赫斯的文字)。



    硯田是時間性的,是號召性的,也催生創作的。隨著對士大夫祛魅,對廟堂尊貴的去勢,我們與前朝文人的想象性關系也被打破。金農們一生的依寓、逗留、居住,不是空間上的游走,而是依據時間性來進行的,是存在的種種可能性。



    處士之家,不是一種現成的場所,而是此在本身的展開狀態。金農說自己搖筆不已,當文人筆不搖,硯不研動,家也就不在,梅花也就落地了。金農的偉大意義在于,讓我們放棄在塵世中尋找作者,敦促我們自己變成作者。



    清拓本張廷濟硯銘底稿及硯拓冊中載此硯


    此研亦錄于《張廷濟硯銘底稿及硯拓冊》。是冊輯錄張廷濟、趙之琛、方絜、張辛等人硯銘底稿及雙鉤稿十余種,并文征明、鄭板橋、金農、高翔、余甸等硯拓五十余種,是極為難得的早期硯類原始資料。


    在此,我們還想以金農式的突破,借用文學大師博爾赫斯的作品來解讀“冬心之硯”(注1)。博爾赫斯在著名的《小徑分叉的花園》中有一篇小說叫《赫伯特·奎因作品分析》,文中的這位作家和金冬心是如此相似!



    ”他清醒地看到自己作品的試驗性質,在新穎和質樸真誠方面有可取之處“,他又不是常規意義上的滿懷激情的,一如恥春翁。赫伯特·奎因起初因為讀者不理解而苦惱,最終,他把作品、或者說寫作的權力交給了讀者,唯有參與寫作的讀者,才是其真正的讀者??!


    奎因說“我不屬于藝術,只屬于藝術史”,仿佛揚州八怪不拘泥技法,而去從事理念性的革新,才有金農壽門“目空古人,展其遺墨,另有一種奇古之氣出人意表”的優異成就(清秦祖永《桐陰論畫》)。由此,我們得以借著“冬心”說出自己想說的話!人人都是作家,藝術能提供的種種幸福感中間,最高級的是創新。冬心硯前,一家之言即成一家之冬心。無中生有,卻是現實之境。急就此篇,供君一哂。


    曾記得一開金農硯銘書法,在冬心家鄉杭州的西泠拍場,超過估價三十余倍成交(即上圖漆書示例)。硯銘集外佳作既貴,何況名硯本尊現身!


    春拍偏得冬心研,曲江野梅老杭州。

    春之拍場,冬心故里,

    敢爭此硯者,又是何等自信自足!





    注1:博爾赫斯的作品同樣涵蓋多個文學范疇,被稱為作家中的考古學家。他用拉丁文雋永的文字創作,以深刻的哲理見長。同樣,他帶著四重身份,離開了布宜諾斯艾利斯漂洋過海,甚至同樣對失明有著精彩描述。在《冬心先生三體詩》自序中,金農居然借一盲一聾兩位老友的感受,來反襯自己詩作的高古絕能。


    本文參考:
    青木正兒《金冬心的藝術》、何連?!稇傥锱c感懷 金農硯銘書法考略》、朱萬章《金農書法藝術及行楷書硯銘冊淺談》、毛秋瑾《從敦煌吐魯番寫本看佛教信眾與寫經書法》、《揚州八怪全書 第2卷 金農 高翔詩文書畫全集》、周欣《金農繪畫題款藝術研究》等。

    上一篇 記高山寺舊藏南宋整紙拓本《禪宗祖師頂相圖》 下一篇

    免責聲明

    1.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西泠拍賣網” 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西泠拍賣有限公司網站(西泠拍賣網),轉載請注明“來源:西泠拍賣網”。
    2. 凡本網注明 “來源:XXX(非西泠拍賣網)” 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3.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西泠拍賣網的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,應及時向西泠拍賣網書面反饋,并提供身份證明、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,我們將會盡快移除相關涉嫌侵權內容。

  • <rp id="lkakd"></rp>
    <dd id="lkakd"><noscript id="lkakd"><dl id="lkakd"></dl></noscript></dd><button id="lkakd"><acronym id="lkakd"><kbd id="lkakd"></kbd></acronym></button>
  • <tbody id="lkakd"></tbody>
  • <rp id="lkakd"></rp>

  • <dd id="lkakd"><track id="lkakd"></track></dd>

    <em id="lkakd"></em>

    <progress id="lkakd"><big id="lkakd"><noframes id="lkakd"></noframes></big></progress>

    <label id="lkakd"><object id="lkakd"><input id="lkakd"></input></object></label>
  • 免费看亲胸揉胸膜下刺激视频女_少妇高潮惨叫久久久久电影_国产真实愉拍系列在线视频_中国老妇人成熟videos